天气预报: 搜索:
2020的泪

2020的泪

作者 郭景文

 

2020年终于过去了,还没来得及认真梳理,思绪就像捆住了四蹄的马儿,被这2020四个字束缚得不能飞。横着看,竖着看,这四个数字有方圆,那两个“0”就像两眼流出的泪。2020年是我退休后流泪最多的一年。躺在床上一个月的病痛没让我流泪,接过全国奖章也没让我流泪。是疫情让我情不自禁,那根控制泪腺的神经似乎疲惫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,一场新冠病毒如疾风暴雨,它是害人的魔鬼。防控就像对付鬼子进村,封闭代替了串访,喜庆变成了恐怖,岂止民之难,此乃国之危。刚刚国强民富的中国怎能经受如此严峻的考验,这简直就是沉重的一锤。什么时候才能驱走病魔?什么时候才能迈上社会主义现代建设正常的轨?我掉下了忧患的泪。当白衣天使们驰骋武汉,全国人民万众一心打响了抗击疫情的阻击战,我和宅家的小朋友也没掉队,一篇篇饱含血肉深情的作文,我掉下了感动的泪。两个月后,我国成功遏制了病毒上升的势头,取得了抗疫的决定性胜利,还向世界上一些国家派出医疗队,中华一个省包他一个国,我掉下了自豪的泪。

听老人说,我从小就眼泪窝子浅。受到批评掉泪,考试成绩差掉泪,挨欺负掉泪。长大了,不记从什么时候起,我变得不爱掉泪了。“文革”后下乡,当集体户户长,遇到的艰难超乎想像,我没掉泪;当兵野营拉练,苦和累几乎要超越我承受的极限,我没掉泪;当警察堵截、抓捕犯罪分子,连续几天不睡觉,危险、疲劳、艰难,我也没掉过泪。

如今,年逾古稀,应该更坚强,可怎么就管不住泪,这么“返老还童”的还有谁?

纪念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,我起草李长柏的演讲稿,他一个十五岁的小兵来到朝鲜战场,参战的第一仗,全连150多人,一夜之间就剩下23人。听说他们用爱吃腐烂尸体的“老娃子”充饥,我止不住泪。撰写青少年教育“三位一体”演讲稿,王嘉一的妈妈送孩子上才艺班,爸爸身患癌症,全家人面临崩溃的边缘,妈妈借钱走遍了亲友,背着儿子深一脚、浅一脚地走在冰雪路上,我不能不掉泪;这孩子最后走上中央电视台和全国许多省市的电视台,表演才艺,发表感言,他没有让亲人失望。分享他们的成功,我又掉了的泪。“寒门才女”吴林娜四岁时,疾病夺走了妈妈,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,让她刻骨铭心,身患残疾的爸爸和爷爷奶奶的关爱,让她从小就立志,德才兼备得出类拔萃。看那连一张大床都摆不下的奖章、奖杯和证书,我还是掉了泪。

一面是“人非草木,谁能无情”,一面是“男儿不轻弹泪”,一年里,我心如一泓平静的湖水。一会儿就被投进一颗石子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本不静好的岁月,最不缺的是悲催。我在流泪中理解了生命至上,我在流泪中感受真善美。泪滴让我感情奔放,奋笔疾书而不累。公益之小获,让我得意、成功与陶醉。激情与泪,是生命之水,当生命之水干涸,情不再激,那是老天召我回归。         

 

 

吉林市昌邑区关工委网络通讯站:李金山   编辑

 

上一篇:吉林省磐石市关工委“学校放假了 开讲啦”主题活动综述
下一篇: 愿孩子在听故事中长大

版权所有:吉林省吉林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吉ICP备16005346号

地址:吉林市船营区北京路86号三号楼 邮编:132000 电话:0432-62010482 

技术支持:吉林省关工委网络数据信息中心